台中心理師、台中焦慮症

情商EQ心理諮商所擁有專業台中心理師,專治台中焦慮症

現代人工作壓力大,如果經常處於緊張狀態,過度的焦慮就會帶來情緒上的痛苦,建議您到情商EQ心理諮商所,提供各種情緒議題的諮商,包括台中焦慮症、憂鬱症、創傷、恐慌症…等等,由專業的台中心理師協助您,傾聽您的心聲,共同探討目前遇到的難題。情商EQ心理諮商所是由留美的心理學博士陳永龍創立,專精台中焦慮症議題,並且可提供中文、英文、台語的諮商服務。以後別再煩惱找不到理想的台中心理師,情商EQ心理諮商所就是您值得信賴的優質首選。

情商EQ心理諮商所提供台中焦慮症服務,台中心理師經驗豐富

當您經常長期處於緊張狀態,還會有坐立不安、失眠、胸悶、肌肉緊張、冒汗…等症狀時,有可能就是得到文明病台中焦慮症,推薦您到情商EQ心理諮商所,擁有專業的台中心理師,以真誠的陪伴與關懷,陪伴您度過困境,重新找到前進的力量。現代人生活裡的挑戰相當多,其實透過專業的協助,能幫您更快找到有效的方法。情商EQ心理諮商所提供專業的心理諮商,台中心理師對於台中焦慮症的經驗豐富,歡迎您來電洽詢。

如何面對成長中的創傷?
如何面對徬徨的生涯路?談主動轉職
伴侶夫妻
其他議題
服務項目
一、免費電話諮詢服務

本所提供每人一次15分鐘免費電話諮詢服務(限中彰投市民,請撥打04-2320-1006),對於民眾其心理困擾提供專業意見,並協助了解心理諮商相關服務。此免費諮詢不適用於高度情緒危機狀態之協助。

二、心理諮商與諮詢

本所目前採電話預約制,或於線上填寫表單預約,將會由行政助理與您聯繫。本所服務對象以成年人、青少年及老年人為主,提供以下五大議題的心理諮商:
1、情緒困擾議題:生活中常見之情緒議題,包括壓力、悲傷、憂鬱、焦慮、創傷症狀,及相關的身心症狀(例如飲食及睡眠問題)。
2、人際關係:常見的家庭、親密關係及同儕間人際關係的衝突、逃避及分離等議題,以及社交技巧的發展。
3、深度自我探索:長期感到自我困惑、生命意義感及目標之缺乏。
4、學業議題:在學習上缺乏動力與意義感、拒學、專注上之困難及學習策略之缺乏。
5、生涯與職場議題:生涯探索及抉擇、職場人際及領導效能議題。

三、心理學研究及諮詢

透過心理學研究(包括問卷設計、團體焦點訪談、個別晤談等),協助企業、政府及學校等組織了解成員心理健康、團隊合作等議題,並作為組織政策形成之重要參考依據。

四、心理學課程及成長團體

本所將提供當代實用心理學課程、各類型成長團體,未來將不定時公告。

 
服務時間
週 一
晚 上 6:00 至 晚 上 8:30
週 二 至 週 五
下 午 2:00 至 晚 上 8:30
週 六
下 午 2:00 至 下 午 5:00 特約時段
(請 於 週 一 至 週 五 預 約)
 
服務費用

中文個別諮商,每次50至55分鐘,收費2,000元。
英語個別諮商,每次50至55分鐘,收費2,700元。
夫妻、家庭等兩人以上之心理諮商,每次80至85分鐘,中文諮商收費3,000元、英語諮商收費3,600元。(特殊狀況及企業諮商費用另計)
延長諮商時間,則依比例加收費用。
心理學研究、課程及團體等費用將依個別情況收費。

 
繳費方式

每次晤談後,於現場現金繳費。

 
成長中的創傷及其反應有哪些?
 
依據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》指出: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)是個人暴露在死亡或死亡威脅情境、身體嚴重受傷、或性方面的暴力等議題時,產生的相關各種創傷反應(DSM-5, 2013)。人們生活中所經驗到的創傷要比「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」所界定的創傷類型更廣泛,若心理上受到嚴重的威脅或的攻擊(例如瑞樺及John的例子),仍可發生手冊中提到的創傷症狀。成長中創傷常見的例子還包括: 受到他人語言與身體上的侵犯、遭遇性別或輩份上的歧視。
 
創傷後常見的心理症狀有三個部分 (DSM-5, 2013):
 
  1. 創傷再度體驗:創傷事件不由自主地、不斷在腦中閃現、在夢裡出現,彷彿再度經驗事件(例如Wendy腦中閃過的身體被侵犯的畫面、John的考試夢靨)。
  2. 想逃避、情緒麻木:刻意避開創傷事件及相關痛苦議題,甚至有時感到難有正向情緒(例如John覺得沒有什麼是愉快的事情)。
  3. 過於警覺:常覺得心理仍受到過去創傷事件威脅,容易生氣、警覺性高,難以入睡及專注(例如瑞樺每經過巷口變得相當防備)。
 
創傷後,有時會伴隨著對自己、或周遭他人不信任,甚至出現恐慌、強迫及失憶等症狀。
 
 
 
為何事隔多年創傷仍影響著我們?
 
  1. 「創傷再度體驗」的發生:創傷事件發生時,大腦為了在短時間內快速地對危機做出反應,會交由掌控情緒的大腦部分(特別是杏仁核)處理訊息。而平常負責主導思考判斷,知覺處理的皮質並未發揮原有功能,導致記憶的內容僅深刻的停留在令人感到危險的片斷畫面、感覺,而對事件的記憶缺乏時間背景的整體理解。這類片斷的畫面與感覺具有易受到創傷有關的刺激物所喚起的特徵,而當被喚起時,因大腦無法判斷記憶的時間背景,被誤以為是人體當下又再次地經歷創傷(Brewin, Gregory, Lipton, & Burgess, 2010; Brewin, 2015; Ehlers, 2010)。
  2. 心理焦慮的影響:創傷事件發生後,心理不斷擔心或想著它(例如為何創傷會發生在我身上、會不會再發生),而讓自己不斷「開啟」生理自我保護的「戰與逃」(fight or flight)反應機制,促發交感神經系統及壓力賀爾蒙的分泌,迅速啟動肌肉、心肺運作,讓人變得更警戒、清醒。然而,時間一久,失去能量而感到疲累、無力 (Sapolsky, 2001)。
  3. 潛意識的影響:這些情緒長期被壓抑,但他們並沒有就此消失,而是進入潛意識系統默默地影響我們。當個人覺得創傷事件仍太恐怖而難以處理,則會以逃避、遺忘的方式來保護自己。
 
 
 
如何面對這些創傷呢?
 
  1. 善待自己(Self-Compassion): 人們在心理受創傷之後,容易陷入自責、懊悔的狀態,忽略自我照顧的感受,而造成心理更大的痛苦。相信您也不希望此一創傷事件的發生,經歷創傷的人多少都會有上述這些心理症狀,您並不孤單(Hoffart, Øktedalen, & Langkaas, 2015)。
  2. 有效的因應策略:當情緒陷入低落狀態,有些人會透過不利於健康方式抒發壓力(如Wendy的喝酒解愁),不妨嘗試一些新的因應方式:
  1. 練習情感表達:在周遭的親友中若能找到可信任、給人溫暖者,可邀請對方在較隱密及安靜之處,聆聽與同理您的創傷故事,並請對方為您保守秘密。至於時間進行的長度及分享次數,則視你們的討論而定。此外,亦可考慮透過寫作、繪畫等方式表達內在的情緒。
  2. 逐漸發展新的自我:受創後,您可能容易全盤否定自我,覺得所處的環境極不安全。不妨給自己一段時間復原(可能長達數年時間),包容上述這些創傷後情緒狀態的出現,發現及找回自我的能力,逐步重新建立讓您安心的生活及工作圈。
 
當您感覺到您的創傷已經深深地影響您一段時間,不妨可以考慮透過心理諮商處理內在的痛苦,走出困境。在提供心理諮商給來談者時,筆者能夠同理、尊重來談者面對創傷的恐懼與不安,因而每週晤談時透過高度支持及循序漸進的原則給予協助,具體而言包括三個步驟:
 
  1. 評估來談者受到創傷事件影響的程度,作為諮商的基礎
  2. 增進來談者善待、照顧自己的能力,陪伴一起辨識及因應誘發情緒的線索,以更有效的方式因應面對壓力(例如發掘來談者的能力及人際支持)
  3. 透過深度晤談的方式,引導探索創傷的內容及意義。從較不惱人的內容討論起,再逐步釐清、關注令人痛苦的細節(例如腦中不斷重現畫面),釋放其壓抑的情緒,結合練習活動,協助改變過去的認知及記憶、探索新的生命意義及生活方式 (Brewin, et al., 2010; Herman, 2018; Powers et al., 2010)。
 
 
 
備註:
1.  為考量個案隱私,故事中主角並非真實個案。
2.  本文版權為情商EQ心理諮商所擁有,未經過同意,不得轉載。
 
 
 
參考文獻
Brewin, C. R., Gregory, J. D., Lipton, M., & Burgess, N. (2010). Intrusive images in psychological disorders: Characteristics, neural mechanisms, and treatment implications. Psychological Review,117(1), 210-232. doi:10.1037/a0018113
Brewin, C. R. (2015). Re-experiencing traumatic events in PTSD: New avenues in research on intrusive memories and flashbacks.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traumatology,6(1), 27180. doi:10.3402/ejpt.v6.27180
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: DSM-5. (2017). Arlington, VA: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.
Ehlers, A. (2010). Understanding and treating unwanted trauma memories in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. Zeitschrift Für Psychologie / Journal of Psychology,218(2), 141-145. doi:10.1027/0044-3409/a000021
Herman, J. L. (2018). Trauma and recovery: The aftermath of violence – from domestic abuse to political terror.《從創傷到復原: 性侵與家暴倖存者的絕望與重生》(施宏達、陳文琪、向淑容譯). 新北市: 左岸文化。
Hoffart, A., Øktedalen, T., & Langkaas, T. F. (2015). Self-compassion influences PTSD symptoms in the process of change in trauma-focused cognitive-behavioral therapies: A study of within-person processes. Frontiers in Psychology, 6. doi:10.3389/fpsyg.2015.01273
Powers, M.B., Halpern, J. M., Ferenschak, M. P., Gillihan, S. J., & Foa, E. B. (2010). A meta-analytic review of prolonged exposure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.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, 30, 635 – 641.
Sapolsky, R. M. (2001). Why zebras don’t get ulcers: An updated guide to stress, stress-related diseases, and coping. New York: W.H. Freeman.